励志小故事-励志故事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- 名人故事 - 正文

君子好学,自强不息!

  4月30日起,泰国一支由11头大象组成的队伍牵动着人心。它们在主人的带领下,从清迈各地集结起来,踏上了返乡之旅。

  这一走就是五天四夜,足足150公里。沿着一条土路,他们风餐露宿,白天踏过泥泞的山坡,夜晚就宿在从林里。

  阔别20年多年,5月4号,这些大象终于回到了出生地——湄曾县。它们受到了当地原住民的热烈欢迎。

  尽管回家的路艰辛且漫长,但大象们似乎并不累。“它们回家时很开心,会一边发出快乐的声音,一边跑到村子附近的小溪边,和我们的孩子一起玩得很开心。” 领队的Sadudee Serichevee说。

  过去几十年,这些大象被租借在清迈体验园,与每年来泰国旅游的数千万游客互动,在人类镜头下表演、跳舞、甚至绘画。

  因为疫情,泰国旅游业遭到重创,许多大象公园已经关闭。如今,大象们没什么可以迎接的游客,它们 “失业”了。

  从上个月开始,泰国越来越多的大象回家。光是“拯救大象基金会”(Save Elephant Foundation),就送了100多头大象回到故乡。

  没有人知道这场疫情会何时结束,但我相信,这也许是泰国许多大象,生活发生变化的开始。

  在那里,遍布着克伦少数民族居民居住的村庄,有传统的大象饲养者。为了生活,当地居民又会将大象送去清迈体验园。

  Sadudee Serichevee是清迈一家小型大象体验园的老板。他和妻子一起拥有着四头大象,平时照顾它们的生活起居。

  因为没有游客收入,他们再也负担不起每月20万泰铢(约合14.8万比索)的土地、设施租金以及驯象师的薪水。

  大象食物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,一只大象每天要吃300公斤的草和蔬菜,每周就需要花费75美元(2400泰铢)。

  为了不让大象们饿肚子,在“拯救大象基金会”的建议下,Serichevee和妻子决定把大象送回老家。

  他们说服了其他一些车主和他们一起徒步150公里。对于小公园的主人来说,根本负担不起用卡车运送大象的费用,但乖巧的大象可以每小时自己走7.25公里。

  和Serichevee的体验园一样,位于泰国北部清迈的Maesa大象营地,也即将有78只大象被放生。

  今年疫情之前,游客骑乘大象的项目一直很热门,但随着游客数量下降,这家象园决定永远去除这个业务。

  现在再去Maesa营地看,大象们不再背着沉重的木质游客座椅,也不用穿着厚厚的服装,能自由地漫步在草地上。

  他们们帮助拯救和照顾圈养在旅行公园的大象,并相信对大象最好的归处就是自然,它们可以更加自给自足。

  目前泰国仍然约有2000头大象处于“失业”状态。由于收入的减少,它们营养不良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情况“处于危机点”。

  如果得不到及时救助,一些大象很可能又会被非法利用,甚至被迫返回街头乞讨,或被转给非法伐木者。

  清迈是泰国北部的旅游中心,绵延起伏的群山点缀着大象营地和保护区,在这里,你可以看到许多被圈养的大象。

  如果没有疫情,这些被租借的大象应该在五一迎来旺季,在热闹的旅游景点,和游客一起“玩耍”。

  如今,这些大胃口的家伙却让园主犯了愁,要知道,它们曾经也是被高价哄抢的一员。

  在泰国,一只被驯服的大象能被卖到8万美元。在巨大的投资背后,为了收回成本,也需要它们付出更多惨痛的代价。

 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中国首席代表赵中华介绍,大象骑乘和表演项目,给旅游景点带来丰厚效益,小象价格暴涨,导致小象的捕捉量增大。

  为了让小象顺从,它们都要经历过一种名为“Pajaan”的驯象手法,即“打破、分离”,硬生生将小象与家人分开。

  接下来它们还要经历,殴打、恐吓、施虐,直到服从象夫的行为。这种驯象手法在东南亚从古一直流传至今。

  每当大象未按人类的指令行事,象夫就会用铁钩,一次又一次地刺进大象敏感的头颈,流血、结痂,如此循环往复……

  人们喜欢的骑行项目,也会在日积月累中,对大象的脊柱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。

  据调查研究,成年大象的背部每天最多只能支撑150公斤 4小时,但许多旅游大象每日要工作8小时,同时背负2-3名游客,还有额外增加的座椅重量。

  世界动物保护组织的简·施密特-伯巴赫表示:“大象会经常会感到压力,尤其是和一群兴奋的年轻人在一起的时候。”

  而在人群散去后,你也难想象大象又是怎样一个处境。它们很可能会日夜都被铁链锁起来,被迫睡在水泥地上,营养不良。

  去年8月,70岁的年迈大象蒂基里(Tikiri)在奋战斯里兰卡盛大的佛牙节祈福庆典之后,终于倒下了。

  在噪音、烟火和烟雾中,她每晚都在街上游行到深夜。连着10天的高强度工作,一个曾经的庞然大物,最后死于年迈和疾病。

  在INS上,拯救大象基金会(SEF)曾发布一组照片。让人很难相信,在Tikiri华服之下,是这样一副瘦骨嶙峋的身体。

  一位女士留言到:“Tikiri的痛苦已经结束,她的灵魂现在自由了。她再也不会受到伤害了。”“把亲爱的Tikiri。永远不要回头看这个世界对你和你的朋友如此残忍。”她说。

  不是所有大象都适合被放归,也有人在想办法为不适合野外生存的大象做更好的安排。为此,泰国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政府为大象营地提供资金,以确保它们福利。

  大象自然公园的园主Saengduean Chailert,就组织了一个基金来喂养大象和帮助全国近50个营地的驯象者。

  在她的救助下,大约80只获救的大象被养在一处庇护所,只允许游客远远观察它们。

  大象救助公园的负责人Apichet Duangdee也计划拿出一笔2亿泰铢(6.1万美元)的贷款,来喂养他的大象。

  而Apichet也很清楚,这些被救下的大象到森林早不可能再回到野外,因为在争夺地盘上,它们斗争不过野生大象。

  过去的三代中,泰国大象野生种群已减少了至少50%。目前仅有大约6000头亚洲象,其中大约一半被圈养。

  在泰国,大象被视为文化的象征,大象圈养更是一门庞大的产业,有着复杂的历史和根深蒂固的传统。

  仅在2015年,湄王的象营数量就翻了三倍,以满足中国游客日益增长的需求。自从2011年以来,泰国的中国游客数量增长了263%。

  或许疫情也给了我们一个契机,让我们看到人类没有观看动物表演的需求之后,这些聪明而敦厚的动物正在重回自然,逐渐夺回属于它们的尊严。

  我们也是时候再次思考,动物表演是不是非存在不可?野生动物们本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。它们和我们一样,是地球上的居民,也有自己美丽的家乡和深爱的亲人。

本文来源:励志小故事

本文地址:http://chunhui-edu.com/post/23773.html

关注我们:微信搜索“xiaoqihvlove”添加我为好友

版权声明:如无特别注明,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!

热门文章
随机文章